劫修冷第64章这不是找死吗网络

2020-09-24 | 民生教育  浏览:1次

劫修冷 第64章 这不是找死吗

纪寞和王蕙双双离开彼此的嘴,王蕙的心渐渐平伏下来,在离开纪寞的那段时间里,她的心仿佛无处寄放,智商几乎为零。

纪寞说道:“王蕙,我来跟你介绍一下,她叫邓颖子,就是刚才阻止我俩离开的那个霸道女人的妹妹。”

什么?邓颖子听到纪寞这么说,几乎要跳起来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了霸道女人啦?但想到自己现在可不是邓妍子,就努力地调整了一下心态和面部表情,一副大咧咧的模样喊道:“好你个纪寞,原来你是个花心大萝卜,背着我姐姐偷人,你脚踏两条船。”

“什么两条船,我跟你姐又没有什么,她一直摆着一副臭脸,好像我欠她五百块一般,谁受得了啊。”纪寞故意这么说,心里却暗暗好笑,这邓妍子真是可笑,一会儿姐姐,又一会儿妹妹的,以为自己不知道,还将一顶莫须有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

“啊,我姐姐还没有跟你表面心迹吗?可她在我面前说她很喜欢你的,你应该考虑一下,不要辜负我姐一番苦心哦。”邓颖子说的话实在苍白无力,这什么跟什么啊,好像自己真找不到男朋友一般,心里特委屈,实在有点装不下了,但既然都这样了,那就硬这头皮装到底吧。

“姐夫——”邓颖子竟然挤到纪寞和王蕙两人之间,扬起脸道:“姐夫,其实你误会我姐姐了,她心里真的全都是你啦,只是她现在还很矜持,拉不下脸来,等拿到了这次大赛的奖项名次,她就会有所表示的,但做为一个男生,你是不是应该主动一点呢?”

“主动?”纪寞淡淡一笑道:“你让我主动追求你姐吗?不可能,别说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就算没有,我宁愿选择你也不会选择你姐姐。”

纪寞以为邓妍子才是真实的,而邓颖子只是她自己假扮的,是个虚拟的人物,所以就算说自己喜欢颖子也就没什么那就注意说话的技巧了。

“你说真的吗?我就是……”

邓颖子兴奋起来,但话到一半就被人打断了,只见楼梯口跑上来一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喊破天,一见到纪寞就喊道:“寞哥……”

纪寞见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惊讶道:“这八十八层楼你是跑上来的?”

“也没有了,我乘了一部分楼层的电梯,但也有二十几层吧。我没有贵宾卡,那些保安和护卫都不让我进来,我瞅了个机会跑步梯上来了。”喊破天喘息了好一会儿,见纪寞身边还有两个女人,就拉着他走下一层楼,小声道:“寞哥,你赶紧走吧,有人要杀你呢。”

“你慢慢说。”

“是这样的,经过我的调查,当初害你被赶出家族的人就是你大伯的儿子纪寅,还有,舞刀新上任大当家的现在是徐牟,听说骨狗已经被关押了起来。纪寅找上舞刀老巢,献出家族的镇家宝物南海黑珠,连同徐牟的哥哥徐沓空要对付你,那徐沓空是一名隐士,顶级武者,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他是不会露面的,这人不简单,你还是赶紧走吧,比赛再重那么有时候你的竞争对手的站点也是可以做的要也没有命重要。”喊破天靠在墙壁上,一口气说完,整个人几乎要虚脱了。

纪寞陷入沉思,他原本就怀疑堂哥纪寅对自己不利,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自己不敢妄下结论,听喊破天这么说,心里确定了几分,堂哥为了家主之位,真的要灭掉自己了。

喊破天见纪寞一副淡然的表情,赶紧说道:“寞哥,这事千真万确,纪寅是粉色推拿中心的常客,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去那儿按摩放松,这是我亲耳偷听到的。”

“我知道。”纪寞脸色凝重起来。

纪寞举起手掌,喊破天一惊,这毕竟是他们纪家的事情,他这是多管闲事了,以为纪寞要杀自己灭口,脸色一阵惨白,用手挡着脑袋道:“寞哥饶命啊!”

“说什么呢?你来通报是对我好,我怎么可能杀你呢,手臂放下。”纪寞捉住他的手腕,将一股真气缓缓输入他的体内。

喊破天浑身颤抖了一下,身体渐渐恢复了体力,而且,胸口再也不气喘了,十分通畅,精神为之抖擞。

“你快走吧,他们杀不了我,但是你在这里,我反而不方便。”纪寞见喊破天为了给自己送消息,竟然不怕辛苦跑这么多层楼上来,心里十分感动,这朋友他交定了,又说道:“今后你别叫我寞哥了,叫我纪寞就行。”

“那好寞哥,哦,我都习惯了。这徐沓空很厉害的,他虽然没有参加这次药膳大赛,但一定藏身在某个地方了,你千万要小心。”喊破天特别交代,发自内心地替纪寞担忧。

“好的,谢谢!”纪寞喊感激地应了一声,就走上楼去,邓颖子已经走了,纪寞知道她换衣服扮演邓妍子去了,这女人真够忙碌的。

纪寞跟王蕙进了参赛大厅,主持大赛的是南海武者协会的会长陈启功。此时,张鸣雅站起来喊话道:“请各位参赛选手上来,比赛就要正式开始。”

所有参赛选手都走了过来,共有六十名,这些都是各门派、各餐饮业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武者,其实入围的都已经通过各自门派的严格筛选了。

陈启功走下评判台来,在参赛者面前走了一圈,观察了一会儿,然后站在纪寞的面前道:“这位选手,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是代表哪个酒店或门派参赛的,今年多少岁?”

陈启功六十多岁模样,他对纪寞这么年轻就能选拔出来,有点好奇。

“纪寞,魅力厨房酒店,十九岁。”

“啊——”在场的人都惊呼起来,顿时议论纷纷。

“年纪这么轻就敢来参加武者美食药膳大赛,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才十九岁啊,呆会比拼的时候,给他一条全尸吧,哈哈哈……”

“的确,咱们起码都是四十岁以上的,有的已经是接近武王级别的了,最低的也是地五级武者,这年轻人岂不是来找死的嘛!”

纪寞平静地站立着,大家的议论声根本就没有进入他的耳朵。

张单转脸对坐在身边纪中洲说道:“这纪寞是纪家的人?”

“原来是,现在已不是。他已被我爷爷赶出纪家了,他不是纪家的人。”纪寅在旁边替爷爷说道。

“胡闹!真是胡闹!邓老板在哪儿,难道魅力厨房没有人才了吗?”

张单颤巍巍拍桌而起,张鸣雅赶紧挽住他的胳膊道:“爷爷,你别动怒,不然又要发病了。”

邓镐在一旁听到张单叫自己就急忙跑了过去道:“张会长,您请息怒,您老不要小看这年轻人,他有自己的一套本事。”

“他有没有加入武者协会?”张单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咱们的比赛规则里似乎没有不是协会的人就不能参加吧,这正是发现人才好机会,我相信他能赢得了比赛。”邓镐说道:“不信的话,您老可以当面试试。”

“笑话,你这是让我跟一个小辈交手吗?”张单气呼呼地喊道:“我虽身上有病,但我的内力还没有完全丢失,区区一小辈值得老头我出手吗?”

很显然,邓镐说错话了,连忙道歉。

张鸣雅说道:“爷爷,就让我跟他过一手吧,看这小子还敢拽不。”

张鸣雅似乎对纪寞刚才挡了自己爷爷的路很不满意,觉得他很没有礼貌,又不尊重长辈,觉得应该教训他一下。

张单点头,重新坐了下去,他感受不到纪寞有内力波动,更看不起有什么过人之处,见邓镐这么器重他,心道让孙女试探他一下也好。

济宁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宫颈糜烂要切除子宫吗
宝宝腹泻什么症状
友情链接: 眉山民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