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r当身后高墙大院的门网络

2020-09-21 | 民生娱乐  浏览:0次

1

当身后高墙大院的门,“嘭”地一声关上,阳光立刻晃了他的眼,江城用手挡在眼前,眼前的一切显得那么的陌生。他不觉回头看了一眼,还有些不适应,还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世界。身后的大门犹如两个世界的中界线,他从此要开始了他的新生。

这一晃就三年了吗?他的表情有些木呆,他向前走了几步,眼前一辆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他的妻子小雨从车里走了出来。他看见她没有太多的激动,他的目光里似乎还隐藏着一丝漠然。

“你终于获得自由了!”

小雨高兴地拥抱了他,江城身子向后退了退。

“真的是你?”

“是啊,我接到了消息,说你今天出狱,所以我来接你!”

江城看了看小雨,伸出手摸着她的脸,一行泪正从那美丽的眼中流下来。江城轻轻地擦去她的泪水道:“是啊,我终于出来了。你放心,我在里面已经完全改造好了。”

“我放心啊!你说那些干嘛?走,上车我带你去饭店给你接风洗尘!”

在饭店里,江城身板坐得笔直,看着服务员将一道道菜摆在桌上。小雨将筷子递给他道:“愣着干嘛?吃啊。”

江城道:“可以吃了吗?”

“当然可以啊!”

江城拿起筷子看看四周异样的目光,呆了半晌,才低下头吃了起来。

小雨望着她有些木呆的样子,想起了他在里面三年的牢狱生活只说了一句“苦了你了”就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再一次落泪。

2

汽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江城望着外面路两边的树木原野,又侧过身看了看小雨,忽的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回家啊?”

“回家?”

江城忽然激动地拉住小雨的手,然后再次望着窗外。他甚至摇开车窗,让风儿自由地吹向他。他在车里张开怀抱,由衷笑道:“我要回家了,我自由了,哈哈哈......”

江城含着泪花望着窗外,他认出来了,那正是回家的路。他忽然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他看到原野宛如画布一般在他的眼前渐次展开。他感到越向家里走去,空气越是澄净;越向家里走去,草地越加的碧绿;越向家里走去,他的心也越加的激动。家长被动地接受幼儿园叫价

当汽车拐进他的家乡时,一望无际的玉米地让他无比亲切。

“咱们这里修了水泥路了?”

“这道两边怎么多了两栋小楼?”

“哎,这里又多了一家商店?这里原来不是这样子啊?”

汽车慢慢地停了下来,江城看到自己的家门就在眼前,他没有动。

“下车啊?江城。我们到家了。”

小雨打开车门走下车,然后把着车门,江城欠了一下身体,还未下车就听到了母亲的呼唤:“儿啊,你总算出来了!”

江城下了车,看到自己的母亲拄着拐棍,双手颤抖着伸向他。江城下了车,双膝一软跪在母亲面前泣不成声道:“不孝儿回来了。”

........

江城看到周围的变化都很大,只有自己的家没有变。三间破败的土房,走进屋里宛如走进地窖,昏暗无比;窗户依旧是木质的窗户,家具依旧是那套老家具。他就暗暗下决心,这次出来一定要努力赚钱,改变这贫穷的状态。

然而,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眼前呢?一穷二白,身无分文,日子还要过啊?江城望着妻子小雨,小雨也望着他,继而是长一声短一声的叹息。

“我们还有多少钱?”

小雨没回答,只从柜子的一个小玻璃瓶里拿出了许多纸条然后一个个打开道:“欠隔壁二叔500元。孩子他二姨1000元.......”

“你别说了。”

小雨沉吟片刻,道:“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

“好我听你的。”

“以前你就是不听我的才进去了......”

江城低下头,默默地吸着烟,忽的将烟头扔到地上道:“我以后戒烟!”

小雨道:“那我们以后怎么办呢?另外这一周你儿子从高中放假要回来了,他的费用咱们不能用人家别人的钱了。”

“是啊,我们欠别人太多了。可是如今我们身无分文......”

两口子都不在说话了,叹息声在屋子里此起彼伏。

晚上小雨醒来,伸手一摸不见了丈夫,她的心就紧了一下,他不会又去偷了吧?这一惊完全没了睡意,一咕噜爬起来跑向外面。

漆黑的夜里,江城坐在院子里石头上宛如一座雕塑一般......

4

次日一早,两口子早早地起来,将院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之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裳,骑了家里破旧的自行车出门了。他母亲追出来问道:“你俩干啥去?”

“我们去朋友家!”

“别再找你那些狐朋狗友了。”

“知道啊,您放心吧。”

二人回答了几句,人早就上了公路,走出好远了。

在公路上,二人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小雨问道:“你的身体行吗?”

“你放心吧。以后我们俩齐心协力好好干,我再也不会重蹈覆辙了。也不枉你等了我三年。我发誓三年之内,让你娘俩过上好日子。”

“那个我倒不图惜,我只要你能重新做人,努力赚钱就好了。”

“其实我还担心你的身体呢?”

“我的身体没事的,这几年我一心一意的干活儿,一心等你盼你回来......”

说着话,二人进了县城,来到了卫生站。江城将自行车支在了院子里走进去,看到一个门牌上写着:供血站。他带着妻子走进去,对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说:“我们卖血。”

小雨说:“我也卖!”

二人经过化验血型,输血,这一套程序下来,已经下午了。

夕阳里二人依靠着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小雨靠着江城有力的臂膀,嘴角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5

这一次江城听了妻子小雨的话,他们用卖血的钱买了一些白菜做成酸菜。因为酸菜要有一段时间发酵,小雨就先从市场上先批发了一些酸菜,因为小雨的刀法很好,切成细细的丝儿,在市场里卖要收税,她就沿街叫卖。不到一个月,已经赚回了成本。

江城则去木材市场当临时工装车,刚走进去就有人远远地叫他道:“城子你回来了?咋不跟哥们打个招呼啊?”

江城回过头一看,转身就走。那个人身材在一米七左右,脑袋剃了个精光,光了个膀子,左手臂上刺了纹身。他紧走几步搂住江城道:“咋的了呢?还不认我了啊?”

江城侧身摆脱掉他,待到他再近身时,猛然恨恨地给了他一拳。

那人不怒反倒嬉皮笑脸,用手抹着嘴角的血道:“打得好,哥哥要是高兴,在往我这边脸上打一拳!”

江城侧脸笑道:“我哪敢啊?强哥?你那些小弟呢?我跟你说,就你们这帮人也早晚的事儿。”

那人叫强子,江城就是跟着他一起盗窃才进的监狱。

强子搂住江城道:“走咱们宴宾楼喝酒去,哥们这次用了一招‘丢车保帅’。我知道你恨我,但是强子我记着你的情。你这次替我扛了,你说事实上,你想要什么?哥们儿要是说个不字就不是娘养的。那这样吧我这里准备了一万块钱......”

江城道:“算了吧,都过去了。刚才我打了你一拳,你已经不欠我的了。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江城说完转身就走,强子自己咕哝着说:“完了,让人家给管傻了。”

6

江城一连几天蹲在木材市场,挣得还没有妻子多,他心中郁闷。想一想自己也是七尺高的汉子,怎么天下就没有我立足之地?他不是这样的人啊?他曾经踌躇满志,一肚子的宏伟蓝图,他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么就做了苦力?

他坐在十字路口的阴影里,想起了以前风光的日子。那时候他也是自己村子里第一个出去闯荡的人,他去了长春的暖气片厂,用了两年的时间就干成了领班。如果再干两年自己就可以做成车间主任。若不是遇见小雨,自己或许还在暖气片厂。

江城遇见了小雨以后他就想自己干,自己创业,给别人打工即便是干成车间主任了也会低人一等。本来他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砖厂,若不是后来朋友私自拿了贷款离开,他现在的砖厂一定会十分兴旺的。

江城想起这些往事就恼火,都怪自己太讲义气,太容易相信别人。那时候小雨就曾经劝过自己。他后悔那时没有听妻子的话。

江城肚子饿了,起身时有些眩晕,好半天才缓过来。江城想,是不是因为自己输血过多,营养没有跟上?那一天他趁小雨去厕所之际又多卖了200CC的血。他去了饭店,要了一盘酸菜炖血肠,打算补一补。

服务员去了厨房,回来道:“酸菜没有了,单独血肠可以吗?”

“酸菜没有了?我家有啊?哦,这个时间恐怕也卖没了?哎,你们饭店也缺这个吗?”

服务员感叹道:“怎么不缺?而且咱们这里市场上的酸菜一到下午就断货了。”

“哦,兄弟,这镇里的所有的饭店都缺酸菜?”

“都缺。不光这一家缺啊。”

7

江城吃了血肠,下午没在继续去蹲木材市场,他心里有了谱,这次要干一个大的。

他回家之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小雨猛地站起来道:“就知道你又要走原来的老路,你总是好高骛远。你看你原来不就是想开砖厂来着,然后还是没资本,然后还去偷?你啊,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江城黯然低下头不再言语,好久道:“难道我们一辈子就这样?”

小雨走过来拉住丈夫的手道:“这样不挺好吗?我卖酸菜,你出一点苦力,家里还有一晌多地,到了年底咱们就能还了所有人的欠债了。咱们两个平平安安的,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不也挺好吗?”

江城不再说话,但心中激荡起的雄心依旧火一样的燃烧。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自己绝不要这样碌碌无为。他打算自己暗自操作开厂子的事宜,等到妻子知道了一看赚钱她就会支持自己的。

8

江城想来想去又是投资的问题让他挠头,他想起了强子,与他合伙?那还不是跟以前一样?可是不找投资合伙儿又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强子我是可以将他排除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江城想去找一下自己的亲兄弟。可是,他还会信任自己吗?

思之再三,江城还是去了他兄弟江河那里去找投资。

江城走进兄弟的院子里,十分感慨,四间大瓦房宽敞明亮,房后二十多米的大猪圈里养了上百头的猪。这几年他的兄弟凭借自己的劳动致富了,在这个村子里也是数得上的人物。若是自己开厂子成功了,那么他们江氏兄弟在这村里算是扬眉吐气了。

“大哥,你来了。”

江河拎着猪食桶,穿着蓝色的大褂跟他打招呼。

江城羡慕地说:“兄弟,还有多少猪呢?”

“一百多头,快出栏了。”

“这一百多头猪能卖多少钱啊?”

“十多万吧。去了成本也差不多能赚五六万。”

江城盘算着五六万投资一个小型的机器,也够了。

“大哥,你有事吧?”

“有事。”江城喜欢直来直去,既然来了就不得不说了。江城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江河听了之后低下头不再言语了。江城知道他不说话,那是在盘算呢?若是当场拒绝那肯定没戏了。

江城又继续讲解道:“我已经做了市场调查,光是咱们镇上就上百家饭店,加上市里省里,需求量就相当的大。况且咱们东北酸菜是主打菜,酸菜炖肉,酸菜血肠,杀猪菜等等。我又粗算一下,咱们只要买一台酸菜打包机,你嫂子做酸菜很内行,口感好,不酸涩,这个你是知道的。另外咱们农村家家都种白菜,自己也有地,来年可以大面积种植......”

“我明白了大哥,你需要投资多少?”

“你有多少?”

“十多万吧。”

“够了够了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兄弟。”江城站起来激动地在院子里转着,奇怪的问道:“这次你怎么信得过我?”

“大哥,其实我一直相信你,你从一开始就有商业头脑,只是你选错了合伙的对象。另外大哥你也四十了,如果这次摔了跤,恐怕再也站不起来了。做兄弟投资给你,即便是赔了,也不会逼你走歪路........”

江城抱住兄弟,感动地流下了热泪。

9

江城有了兄弟的支持,就仿佛自己的身体里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兄弟俩说干就干,将那三间土房扒了,然后在上面盖了一趟简易的厂房。乡亲们都来看热闹,哥俩光着膀子,拎起了砌墙的大铲,有帮忙的也不拒绝,看热闹也欢迎,哥俩一边甩开膀子干,一边对大家宣讲家里有白菜的都别外卖了,比别人高一毛钱有多少要多少。

一个月后一个简易的厂房拔地而起,小雨也惊叹,站在厂房门口目瞪口呆。江城说:“还有让你更惊呆的。”

又过了一周之后,江家的哥俩拉来一个庞然大物,找了一个小型起重机卸下来,这时乡亲们才明白这是要生产酸菜啊?

一个月后,一阵震天的鞭炮响——江氏兄弟酸菜厂正是挂牌开业了。

两年以后,这里已经是一片崭新的厂房了。江城携着妻子站在厂房门口,阳光照射下来,江城听到身后门响处一辆一辆运货车上了公路,开向远方。他陡然间想起几年前自己站在监狱门口的情景来。天还是那个天,门却不是那道门,走过的路虽然曲折,还是正路才如此的坦荡......

完于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

共 46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间正道是沧桑。小说主人公江城由于找错了合伙人而进了监狱,出狱后决心痛改前非,做市场调查发现卖酸菜前景无限,怎奈资金缺乏,思之再三,江城还是去了他兄弟江河那里去找投资。兄弟江河二话没说投资十万,一个月后,一阵震天的鞭炮响——江氏兄弟酸菜厂正是挂牌开业了。打仗父子兵,上阵亲兄弟,“兄弟投资给你,即便是赔了,也不会逼你走歪路........”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无价的,家和万事兴,贫穷不可怕,可怕的是: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家人齐心,相互爱护,关心支持,有事共担当。贫穷走向富贵大多都是,勤奋、家和所得。小说语言精湛,情节引人入胜,佳作,倾情【:丽人】

1楼文友: 15:19:16 新生,给人新的思考。问好作者。

回复1楼文友: 18:28:10 辛苦了,敬茶!

2楼文友:- 0 07:08:29 他陡然间想起几年前自己站在监狱门口的情景来。天还是那个天,门却不是那道门,走过的路虽然曲折,还是正路才如此的坦荡......佳作,欣赏问好!

回复2楼文友:- 0 07: 1:21 谢谢点评,问好!

福建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吗
金华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小孩积食吃什么
友情链接: 眉山民生在线